在许多人看来,快手、拼多多和有趣的头条新闻是一种公司,他们知道如何赚钱,所以他们总是做一些看起来不是主流,甚至让公众不开心,这让他们在类似的轨道玩家很长一段时间“鄙视链”底端。

但从商业或资本的角度来看,它们“降维打击”但这是实现他们的关键,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流行形象并不影响他们的野蛮成长。 甚至从舆论的角度来看,自带争议让他们备受关注,一直享受着公众为他们做的免费广告。

有趣的头条是三者中最年轻的。严格点,如果按照有趣的头条1.2018年9月14日,两岁多的趣味头条正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成为资本市场的又一个“奇迹”。

如今,趣头条在上市后迎来了第三份财务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于5月21日发布。财务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趣头条净收入11.同比增长3738亿元.3%;净损失为人民币6.882亿元,同比增长127%。

收入和损失都在飙升,这确实符合有趣头条的发展气质。财务报告出现后,伴随着CEO据李磊辞职的消息,趣头条股大幅下跌,资本市场显然对趣头条的财务报告不满意。

然而,这份财务报告中隐藏了更多有趣头条的秘密。

趣头条“刹车”:收入迎来了下降的拐点

2019年开年趣头条不利。根据财务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趣头条收入为11.188亿元,虽然同比去年大涨超过300%,但环比却出现15.9%的下降。同时,广告和营销的主要收入来源也环比下降了12.9%。

至于趣味头条收入下降的原因,很多媒体认为趣味头条受到广告市场增长放缓的影响,因为腾讯、百度等巨头的增长下降。

事实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互联网广告增长率下降的影响已经开始蔓延。到现在,不少巨头在同一业务上同时下滑,说明互联网广告行业正在迎来一个拐点。 对于有趣的头条新闻来说,这是个坏消息,因为这样的外部压力必然会跟随有趣的头条新闻,行业不会复苏,有趣的头条新闻可能很难回到增长轨道。

说到有趣的头条本身,收入的下降也可能与其广告商获取客户的能力的下降直接相关。如何看待b端的客户获取能力,这里有一个数据可以提供更好的参考,即有趣的头条收入“在线营销服务”贡献的部分。

2018年第四季度,其他以网络营销为主的收入为7910万元,2019年第一季度,包括网络营销服务在内的收入仅为3170万元。

从外部环境来看,当广告商开始减少广告和营销费用,对广告保持更高的警惕时,这意味着流量所有者更难获得客户。有趣头条的收入之所以被收入“腰斩”,在流量(用户)上升的情况下,也许最好的解释就是无奈客户获取能力的下降。

有趣的头条应该是营收增长“刹车”保持足够的敬畏,因为当其他业务的盈利能力不成熟时,如果有趣的头条新闻不能保证广告和营销的盈利主导地位,其业务基础显然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有趣的头条焦虑:用户数量上升,用户增长下降

虽然收入迎来了转折点,但趣头条在用户方面仍保持着可观的增长。

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趣头条平均活用户达到3750万,实现21.环比增长4%;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环比增长114亿人.7%。

从用户增长趋势来看,趣头条的月活和日活用户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趣头条在吸引和留住用户方面的措施是可行的。

一方面,原来以积分制度为核心“忠诚度计划”激励效果还是不错的。正如趣头条在去年的招股说明书中所说,自推出以来的快速增长主要归功于创新的用户账户系统和游戏化的用户忠诚度计划。

另一方面要归功于趣头条在内容生态方面的建设。2018年底,趣味头条推出“放心看计划”,2019年初,趣头条发布了平台内容质量的标准限制“快车道计划”,加快内容生态规模的扩大。

虽然用户保持了良好的增长趋势,但从环比增长的角度来看,趣头条每日活跃用户的增长速度正在放缓,2018年Q4为45.1%,而2019年Q1只有21.4%。

增长放缓与C端客户获取的增量结构变化无关。据投中网报道,趣头条员工表示,目前以裂变拉新方式获得的用户增量仅占1/3左右。这意味着其他用户的增量主要来自购买量和其他渠道。换句话说,最原始的社会裂变拉新方式不如以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有趣头条的用户增长率。

尽管用户增长放缓,但2019年第一季度有趣头条的销售和营销成本有所下降。根据财务报告,这部分成本主要用于获取新用户和保留用户(主要是忠诚度计划)。

这对有趣的头条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用户数量增加了,相关成本下降了。这也反映在2018年趣头条新用户获取成本的下降上Q4获客成本为6.57元,2019Q1为6.21元。

研发投资保持高增长率,有趣的头条“中台梦”

随着用户和内容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对健康内容生态的迫切需求,有趣的头条新闻被迫继续增加研发投资。

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趣头条研发支出为1.去年同季度,趣头条的研发支出只有1970万元。即使是上个季度的1.与27亿元相比,其研发支出的环比增长率也达到了22亿元.3%。

财务报告指出,研发支出主要用于“基于AI内容推荐技术”。趣头条CEO谭思亮在财报中说:“为了提升我们的核心技术能力,我们将继续吸引顶尖人才加入我们,这是准确的内容推荐和有效的广告目标定位的基础。”

显然,AI内容推荐技术是趣头条服务于用户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趣头条只有不断加大这项技术的投入,才有可能在后面树立起自己坚固的护城河。

另外,趣头条增加R&D投资的另一个关键原因是“中台”战略。本季度,趣味头条对业务线进行了全面检查,重新设计了组织结构,最终形成了基于增长引擎、内容推荐引擎和商业引擎的新平台结构。

毫无疑问,趣头条正试图把自己变成一家由技术驱动的科技公司。不久前,谭思亮在公司内部讲话中提到:“相信2019年趣头条会迅速成长为中国Top互联网公司10。”

但目前在研发方面,特别是绝对投入,趣头条仍处于落后状态。以拼多多为例,2019年第一季度,拼多多在研发上投入了6笔资金.671亿元,占总收入的14亿元.68%。

然而,在这种强烈的愿望下,趣头条未来的投资成本增长率应该保持在相当可观的水平。

喜忧参半的新产品:“米读”野蛮生长、“趣多拍”依旧消失

面对当前和未来的挑战,有趣的头条新闻不仅在增加研发投资,而且对新产品的创新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但在新产品中,趣头条喜忧参半。在今年3月的财务报告中,趣头条首次披露了长期阅读产品——截至2018年底,米读小说的平均日活量已超过500万,在网文阅读行业排名第三。

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中,趣头条没有披露米读小说的具体日常生活数量,只是简单提到了两点。第一,米读小说在免费小说行业处于领先地位(领头羊);第二,米读小说有助于降低有趣头条用户的参与成本。

有趣的头条是对的。根据QuestMobile截至今年3月,米读小说日活已超过622万,成为免费小说APP的老大。此时,距离去年5月米读小说上线才一年。有趣的头条在小说领域成功复制了另一个“趣头条”。

外界对米读小说的发展持乐观态度,因为整个入发展,未来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外界对米读小说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但仅仅以市场增长前景来衡量米读的未来,还是有点空虚。

换句话说,米读这么多用户,如何更好的商业化是个问题。此外,趣味头条计划在第二季度为米读小说建立自己的内容创作平台APP一样,这必然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或许米读会面临和趣头条APP同样的命运,即短期内难以盈利。

这样,越来越强的米读也可能给有趣的头条带来更多的负担,当然前提是米读的商业化道路不顺利。

与蒸蒸日上的米读相比,趣多拍的生活就没那么好了。根据艾瑞数据的监测,4月份乐多独立阅读设备数量仅为71万台,环比下降300台.1%远低于巅峰时期的267万台。

这并不奇怪。短视频行业早已是抖音快手的世界,连腾讯都很难“见缝插针”,更别说趣头条了,二来短视频行业增速在放缓,新人趣多拍难免受累于此。

但这也许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趣多拍没有出现在趣头条的财务报告中。事实上,趣头条在招股说明书中详细解读了趣多拍,但上市后,趣多拍就像看不见一样。相反,米读成了趣头条财务报告“香饽饽”。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趣头条的性格来看,趣多拍再这样下去的话,或许就要成为一颗“弃子”了。

有趣的头条风雨兼程

就上市而言,趣头条的生活已经比大多数同行好多了。此外,腾讯阿里先后投资,小米京东“橄榄枝”,趣头条这个“流量池”,它似乎聚集了互联网初创企业羡慕的所有光环。

然而,除了亏损,收入下降、用户增长放缓等事实似乎正成为另外两个有趣的头条新闻要超越的问题“大山”。这些有趣的标题需要尽最大努力来维护它们的基础。一旦发生重大动摇,它们将不可避免地将不成熟的有趣标题引向必须离开的标题“下坡路”。

更糟糕的是,目前有趣的头条新闻要面对的强敌越来越多。除了令人期待的今日头条,快手最近最近曝光孵化出一款与趣味头条非常相似的产品。当敌人越来越多时,有趣的标题能保持理性和节奏吗?

但也有好消息。大米阅读的出现证明,有趣的头条新闻有机会在其他领域克隆自己,下沉的市场也可能成为有趣头条新闻的坚实支持,所以有趣的头条新闻有机会讲述美团和今日头条等生态故事。

趣头条未来的道路肯定不会很顺利,但这并不意味着趣头条不能走得更顺利。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面对更多的威胁,趣味头条不仅需要风雨兼程,还需要跑得更快。